栏目一:假冒武警车拒缴过路费 歹徒群殴收费站值班站长

  本报讯假冒武警车牌照,拒交过路费,并将收费站值班职员打伤。14日,记者在集贤县公安局获悉,一名主要涉案职员已被治安拘留,另外六名涉案职员在逃。记者从武警部分获悉,该牌照为假冒。
 
  6月19日,结婚刚刚三天的哈同公路公司佳木斯治理所集贤收费站值班站长张跃峰一早就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想不到一场灾难即将落在他的头上。
    
  13时50分,一辆挂着“WJ07警0769”号牌照的捷达王轿车行驶到哈同公路集贤收费站,张跃峰要求司机出示该车相关手续,司机答复没有,并且不出示任何证件。张跃峰让该车交纳过路费,司机不同意。看到收费站外等候通过的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队,为不影响通行,张跃峰便让该车停靠在路边。该车司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告诉张跃峰是“老友子”打来的,要求张跃峰接电话。张跃峰没有接,说:“我不熟悉‘老友子’。”

  过了一会儿,远处开来两辆轿车,从车高低来一帮人。其中一人对张跃峰说:“我是‘老友子’,咱俩到一边谈谈。”张跃峰说:“有话就在这里谈。”“老友子”说:“你今天就不让我这车过往了?”随后十几个人对张跃峰拳打脚踢,还有人用刀把猛砸张跃峰的头部,张当场昏迷。
  
  7月14日14时许,记者在佳木斯治理所办公室看到案发当天的录像资料,录像显示6月19日13时50分,该车达到收费站;14时12分,一群人来到收费站对张跃峰进行追打,其中一名男子手中持有一把刀具;14时18分,110警车赶到集贤收费站。直至警车离往,部分打人者仍然逗留在现场。14时24分,120救护车将张建峰拉到集贤县医院简单处置后,送至佳木斯市第二医院抢救。
  
  目前,张跃峰仍在佳木斯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据医生先容,张跃峰送到医院时伤情较重,诊断为:轻度颅脑损伤,眼部、鼻部挫伤,头皮、腹部、腰部挫伤。伤者头部有三处钝器击打造成的2至3厘米长裂伤。经法医鉴定,张跃峰的伤情为稍微伤。
  
  随后,记者来到集贤县公安局,据副局长肖作军先容,当110巡警赶到现场时,当事人已经昏迷躺在地上,没有人指认打人者,派出所事后到医院懂得情况后,向分局作了汇报,该局以为这起案件影响很坏,于7月1日成立了由他任组长的专案组。经过工作,,7月8日,姜长友(老友子)到公安局投案自首,该人已被治安拘留15天,其他6名涉案职员仍在追捕中。
  


  据哈同公路公司佳木斯治理所所长孙汝昌先容,一些车主和司机受利益驱动铤而走险,采用各种方法逃费。一些自称属于“黑道”的车主们经常拒不缴纳过路用度,轻则张口就骂,重则伸手就打。在集贤收费站,打伤征费职员的事件已发生了多起,仅2004年6月至今,就有7名征费职员被打伤住院。这些案件报案后,目前没有任何结果。
  
  在集贤收费站,谈起“6·19”事件,征费职员们仍然心有余悸。他们说,天天来上班心里都不踏实,不知什么时候灾难会落在自己头上。他们希看公安部分能够早日抓获打人凶手,为公路征费工作供给安全保障,避免国家公路通行费流失。(本报首席记者安刚)

上一篇:变电站里写人生 ———记斗山变电站站长汪建民

下一篇:湖南岳阳汨罗市人大代表强行冲关 殴打收费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