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一:抗战记忆·老兵︱翁慧珍:四明山上的女交通站站

  翁惠珍,女,1920年生,浙江余姚人。1938年加进中国***。历任绍兴平水区文书,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五支队会计,浙东三北总办事处会计、总务股长,民训班指导员、姚山工作队小组长,浙江四明山沿江区办事处主任,浙江四明地区交通总站站长。1983年离休。

  积极分子出任交通站站长

  当抗日的烽火燃遍中国时,18岁的翁惠珍怀着满腔的爱国热情,随着几个同乡到余姚城加进了“抗日发动会”,很快成了会里的积极分子。

  1940年冬天,敌人得知余姚有***的地下党,率兵来袭,翁惠珍也在追捕名单里,组织上立即通知他们撤离。几经周折,翁惠珍几人逃出了余姚,党组织安排她往了绍兴工作。

  1943年,翁惠珍来到四明山根据地,担负了交通总站站长,一当就是3年。在她漫长的革命生涯中,这三年是最刻骨銘心的。

  装农妇指挥交通站工作

  翁惠珍所在的交通站就建在四明山的半山腰上,是根据地与敌占区的交界处。她天天装作普通农妇,买菜煮饭,实在领导指挥着交通总站的各项工作。

  由于交通站的重要性,日伪军千方百计要破袭它。他们派出特务,收买叛徒,屡屡出击包抄村。翁惠珍的大名,也被高高悬挂在宁波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悬赏通缉榜上。

  “交通站长是一份重要又危险的工作。”翁惠珍回忆说,当时她的总站下有好几个分站,消息都会汇集到总站。总站里有40多个负责送消息的交通员,分布在各条线上,采取一站一站接力传递的方法工作。这些交通员长年累月在野外奔跑,足迹遍布四明山四周。最危险的要数途中碰到敌人,遭到盘问和强行搜身。身上的密件一旦落进敌人手里,就会给革命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失。

  “记得有一次,,有个交通员在送消息的途中被发明了,他连忙把纸条塞进嘴里吞下往,最后还是被当场杀害,留下一个8岁的儿子,我们轮流照看他。后来,这个‘小鬼’成了我站里最小的交通员。”

  “有时也会遇上敌人带着叛徒来认人。”翁惠珍说:“有一次,我们接到情报时,敌人已到了村口,交通站的女同道魏志先没来得及撤出村,只得混在老百姓堆里,但还是被叛徒认出来了。所幸这个叛徒不知道魏志先是党员,她被捕后作为投共群众关押在上饶集中营,直到1946年才回来。

  “四明山刘胡兰”曾是亲密战友

  翁惠珍说,鼎鼎有名的“四明山刘胡兰”李敏,也曾和她一起亲密相处过。李敏长得秀气,人很能干。她是做***工作的,经常利用晚上时间举办妇女识字班,教唱革命歌曲。1944年2月21日,正在龙观带着一批民兵练习的李敏不幸被捕。

  敌人把李敏绑在十字路口店堂前的木柱子上。冷风刺骨,敌人剥往她的外衣,用刀往她小腿上刺,逼问李敏,让她说出错误的着落。“李敏咬着牙,一声不吭,在被刺27刀后英勇就义。”想起这些,翁惠珍不禁眼眶泛红。

  1945年的上半年,原由张明领导的三北交通总站并进四明交通总站,翁惠珍任新站站长,张明任副站长,直到抗战胜利。

  95岁的翁惠珍的记忆力已经衰退了不少,很多事情对她来说都很含混。不过谈起当交通站站长的日子,翁老马上显得神采奕奕,她说现在还和几个交通员保持着联系。

抗战记忆·老兵︱翁慧珍:四明山上的女交通站站

  至于那个出卖魏志先同道的叛徒下场如何,我好奇的问了翁老,她说那人解放后又混进了党内,后来被揭发出了反叛事实,就被开除党籍了。

上一篇:戴云深处小站站长

下一篇:85后吴萌成巨人网络副总裁 是中国最早个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