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社交网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

原标题:社交网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

  “进了朋友圈就似乎进了淘宝。”这大概是对当下微信朋友圈营销之火爆程度的最直观描述了。超过6亿的总用户数,活泼用户数超过3.5亿,这让不少商家开始盯上微信朋友圈这个拥有宏大用户量的“场所”,利用朋友圈的传播渠道进行商品的销售。

  连网络作家“琢磨先生”也忍不住在个人微博上发发“牢骚”:在这个全民营销的时代,要好的“大V”朋友们开始做淘宝店,朋友圈里的朋友们都是公司产品先容,小区App里的街坊四邻全是卖衣服卖鞋卖菜的。工具变得无比便捷的时候,生意也无孔不进。你永远不知道关注的哪个人会成为下一个淘宝店主,你也不知道哪个朋友会成为下一个代购。社交网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

  不过,,种种标题也随之而来。于是有人预言:“社交网络始于交友,发展于炫耀,终结于代购。”如此说来,营销的泛滥恐将成为微信朋友圈生态的毁灭肇始?对这个标题,谁都无法言之凿凿,但南方日报记者进行的专项调查却显示:对于朋友圈营销,大多数人还真有点儿嫌“烦”。

  对于微信朋友圈里刷屏卖东西的做法,不少网友都很有意见。

  杨女士是一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典范例子。往年,她曾经通过闺蜜的朋友圈推荐关注到一个做美国代购的微信号,她请其帮忙代购了一个剑桥包,但收到货后却发明“货不对板”:“以前我是用过这款包的正版行货,所以收到货之后一看就不是正版,但收的钱却是正版的价儿。”

  杨女士曾萌生退货的想法,但想到是闺蜜的好心推荐,又不想得罪人,最后她还是选择吃下这个“哑巴亏”。不过从此之后,杨女士再也不敢轻易相信朋友圈的营销者了。

  苏苏也属于坚定的“拉黑派”,凡是在朋友圈卖东西,方法方法不“讨人爱好”,又不属于要好的朋友的,她一律“拉黑”,果断屏蔽对方的朋友圈信息。尽管刚刚从IT巨头公司跳槽出来创业做新媒体代理的苏苏本身也经常在朋友圈推广自己公司的信息,但她对于那些靠“晒单、晒业绩、晒好评”这种拙劣的“三板斧”做朋友圈营销的人似乎更加难以容忍。

  “没有好的产品,没有售后服务,没有任何用户体验可言,甚至连个网店、服务号、公众号都不用开,专做‘杀熟’的一竿子买卖,视贸易信誉如无物,这跟传销有什么分辨?把这种做营销的称为‘微商’,真是坏了‘微商’这个名号。”苏苏如是说。

  杨女士和苏苏的案例尽非鲜见。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均可轻易搜索到很多上当受骗的案例。回纳起来,这些案例暴露出朋友圈营销的诸多缺陷:价格虚高,没有质量保障,缺乏售后服务,缺失第三方担保和监管,一旦出现标题,卖家随时可以“消失”……

  南方日报记者特地在南方网发起一则“微信朋友圈卖东西,你烦不烦?”为题的朋友圈营销耐受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至少有三成网友对于朋友圈营销的态度是比较负面的,其中15.4%的网友表现“烦透了!见一个拉黑一个”,还有15.4%的网友选择“上过当!质量不好售后差。”

  ◆卖家如是说

  刷朋友圈也要有“底线”

  对于买家们和网友的怨言,在朋友圈做营销的卖家们又是如何看待呢?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到几位在微信朋友圈从事营销的资深卖家,他们所表达出的却更多是“诚意”。

  前奥运冠军劳丽诗辞职后开了家淘宝店“雕宝”,还成为阿里巴巴(98.73, 0.42, 0.43%)上市的8位“敲钟人”之一,很多人劝她要赶紧把这些名气“变现”,好好营销自己的店,但她的朋友圈和微博却并未因此变得更热闹。她开玩笑说,“自从‘堕落’成生意人之后,就没很多时间刷微博了,有网友说我不务正业,不宣传店展。”但在采访中,她告诉记者在朋友圈不活泼的真实原因,第一是由于自己性格本身就不是那么活泼;第二是自己卖的产品是价格比较高也比较小众的珠宝首饰,不像普通的衣饰等产品一样可以让大家“捧场”;第三个原因她说得更坦诚:到目前为止,不管是通过微信还是朋友圈,营销的效果都不理想,即使浏览量大也很难转化成销售量,“说实话,对于怎么做朋友圈营销,我还没摸透。”

  相比于劳丽诗,从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的职位上跳出来创立原生态农产品电商品牌“扑吃”的梁树新显然对朋友圈营销更加擅长。他公然宣称的目标是:用一年时间,积累1000个对扑吃忠诚、发热的核心客户,供给有限的产品,服务有限的人群,这是扑吃的理念。

上一篇:微信***公共号引发反弹 102名自媒体人联名谴责

下一篇:音乐“自媒体”来了?「Stationhead」探索社交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