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微信***公共号引发反弹 102名自媒体人联名谴责

  央广网财经北京4月20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一个名为"自媒体工会"的微博账号在网上投诉腾讯微信,它在微博上说:"102位微信公众平台自媒体人联合发声:"强烈谴责腾讯微信团队和微信公众平台不予通知直接永久封号的行为!4月16日,102位自媒体人,两百余账号,涉及900万订阅人数,不能上诉,没有任何提示,来不及离别,覆盖近千万订阅者的账号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腾讯这种强权行为令人发指!"

  "自媒体工会"还上传了一条公然信,在其中指责微信公众平台"过河拆桥",说微信最初利用夸至公众平台的贸易效益,答应新浪微博认证,引进众多新浪草根大号。2013年年底,取消新浪微博认证,要求微信认证必需交300元认证费,且不能退款。2014年初,开始大面积***各类草根账号,利用完大V们的资源后又将他们摒弃。"

  "自媒体工会"的这封公然信固然自称有102名自媒体人联名,但并没有一个人在上面签名,《天下公司》今天同时联系了这个微博账号和腾讯微信方面,向双方提出采访要求,但并不顺利。对于这个事件,有网友以为媒体公号固然已经成了微信的鸡肋,但腾讯做法有违公平契约精神;但也有人说,作为自媒体人,这封公然信的内容很失败,把微信斥为"过河拆桥"的小人,腾讯微信给这样爱好发布攻击性言论的人供给公共账号,确实要冒很大风险。

  不过,也有人更愿意从贸易运营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飞象网CEO项立刚以为,微信之所以***这些公共号,是由于它已经想清楚,自己不能做媒体平台,而是要做服务平台。

  项立刚:微信开始起来的时候它面对的就是微博有很多的冲击,而且那个时候微信自己没有搞清楚我能够干什么,我的方向是什么,它就很本能的想,微博是一个媒体平台,你要搞媒体核心,我要搞媒体核心,所以它就邀请人开公众号,做了一项媒体。当它后面往做的时候,微信逐渐想清楚了,我们不是一个媒体平台,我们不能做媒体,一,做媒体的本钱非常高;第二个,回报非常低,媒体是很难带来收进的。它要逐渐过渡到一个服务的平台,这时候它发明公众号已经开始有媒体化的倾向,这种媒体化的倾向就意味着它在治理、在政治风险等各个方面都有很高的本钱,所以微信就加强了对公众号的治理甚至***。它在很大程度上在表明一个态度:我们不是一个媒体,我们也不是一个媒体平台,我们要逐渐过渡成一个服务平台。

  那么,服务平台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项立刚: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假如坐飞机,坐南航的飞机,你中间要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要订机票、要查询机票、你要值机。微信是什么呢?它希看投进这样一个接口让你来做这些事情。南航假如给你供给了这样的服务,南航这个服务平台自己要花多少钱,它现在利用微信个平台做了这样的服务,它会给微信钱吗?当然是要给微信钱的,而且它是要给很多钱的。那些做自媒体的,做完了,倾销了一个东西,要给广告费,它能给腾讯一份钱嘛,所以在这里面,腾讯可能希看说很多企业有各种各样的服务,就用我这样一个平台来做,比如说我现在正在做一个新的服务,那我马上往开一个服务号,服务号很轻易就通过了,通过了以后就可以通过它的平台和用户进行交流,供给一些服务的信息。我感到微信是很有价值的,以后假如微信要找我收钱,我也只能给它钱了。

  腾讯微信近期正在大力整顿公共平台,不久之前,包含徐达内小报、大象工会在内的一批公共号被***,不过一个星期之后就解封了。这次一口气封了这么多号,没想到引起这么大反弹。今天下午14:12,"自媒体工会"发布最新的微博,称最近这批被封职员已于昨天晚上十一点全部改为禁封7天。

  "自媒体工会"还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作出回应说:"这次被封的职员由于确实有错在先,只是腾讯处罚过于蛮横才来微博声讨的,目前腾讯已经退让,他们都不想接受采访,由于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目的,怕生变数。请懂得。"

  今年4月4日,微信团队在微信系统公告中发布了最新的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在这个规范中比较明确的指出了一些行为是被官方禁止的,包含使用外挂行为,刷粉行为,诱导分享行为和恶意修改功效行为。同时还规定,未经腾讯书面许可,不答应互推或使用第三方平台推广,不答应使用工具推广,不答应通过链接、头像、二维码、纯文字等形式的推广行为,不答应制作、发布或传播推广工具或方法等。不少微信公共号运营者们评论说,这些规定严格到让人想哭。微信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平台进行如此严格的治理,飞象网项立刚表现,微信假如没有严格治理,可能会像当初的移动梦网一样一败涂地。

上一篇:衡水搜狐自媒体、头条战绩喜人 网络影响力飙升

下一篇:社交网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