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构

  在当前的舆论生态与格局中,基于移动互联网的自媒体正在“挤压”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正在受到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挤压”。正视自媒体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消解,重构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具有重大理论意义与现实紧迫性。

  一、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消解 

  1.自媒体用户的“自主权”空前加强导致主流意识形态影响客体流失。当前,自媒体的迅猛发展给传播格局带来了颠覆性的影响。受众的自主权得到空前加强,他们可以完全自主选择“关注”某一个微博账号,也可以毫不留情地取消对某一个不满意的微信公众号的“关注”。主流媒体也深刻认识到这种变化,并积极参与其中。但是受众如果不关注,或者关注了而没有去阅读,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就无法发挥。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在自媒体领域的最大困境就是“对谁说”之挑战。如果话语对象不愿意听或者只是表面上听,主流意识形态就会陷入“有力无处使”的尴尬境地。更为严重的是,公众没有关注主流意识形态自媒体,是不是意味着像电视机关机一样,关掉了自媒体呢?没有。他们会关注娱乐性自媒体、“三俗”自媒体。耳濡目染之下,他们的价值观念与思维方式就会发生变化,对国家、社会、集体、个人的看法就容易偏离正确的轨道。

  2.自媒体内容的叙事方式解构主流意识形态图景。在自媒体传播中存在碎片化叙事、娱乐化叙事、虚假性叙事等消解主流意识形态的范式。一是碎片化叙事。内容上,自媒体用户较多关注个体的直接心理体验,琐碎、世俗、零散与浅表地表达观点、心情,较少涉及宏观的深层思考,对信仰、宗教、历史、民族等理性叙事持排斥态度;形式上因其主要是在手机上阅读,字数客观上也不能太多。碎片化叙事容易导致舆论上的以偏概全,放大社会上的黑暗与负面。转型发展的社会叠加碎片化叙事的自媒体,要保持社会共同的思想意识与价值观念变得难上加难。二是娱乐化叙事。自媒体领域,漫无边际的调侃恶搞、嬉笑怒骂将传统意识形态中的理想、理性、崇高、责任解构于无形,文化消费主义的狂欢与理性世界愈加疏远。三是虚假性叙事。自媒体进入门槛低,信息生产平民化,导致信息内容极为复杂,也缺乏求证环节。某些自媒体为制造热点、吸引眼球,不惜发布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甚至无中生有的内容,如果信息有较高的话题性,就很容易获得大量关注并快速扩散,上升成为虚假新闻。一些政治谣言、虚无领袖与英雄的内容更是直接对主流意识形态产生颠覆,影响极为恶劣。

  3.自媒体“把关人”机制的弱化导致非主流意识形态乘虚而入。自媒体领域,传统的线性、有序传播变为如今的网状传播结构,没有中心与边缘的区别,也没有主要与次要的不同,任何一个节点都可以以自身为原点向周围辐射信息,任何一个节点都是一个传播主体,海量传播主体的存在使“把关人”机制迅速弱化,形形色色的非主流意识形态乘虚而入,而当主流意识形态在自媒体领域的有效供给不足时,问题就会变得更加严重。

  二、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构 

  话语权的生成着眼于话语主体对客体产生影响、取得效果,在自媒体传播过程中,“说什么”和“怎样说”是决定传播效果的两个核心环节,“说什么”是议程设置问题,“怎样说”则是框架构建问题,主流意识形态只有牢牢抓住自媒体领域议程设置和框架构建这两个环节,主动进行有预期的、有针对性的传播,才会产生应有的效果。在此基础上,及时批判别有用心之人的“胡说”,主流话语权才能得到有效维护。因此,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的重构,应紧紧围绕以议程设置为核心的提问权、以框架构建为核心的阐释权和以监测管理为核心的批判权。

  1.科学设置议程。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议程设置应在平时与重大突发事件出现时两个方面着力,平时着力引导社会情绪,疏导非理性心态,促进形成良好的社会心理预期。重大突发事件出现时,主流意识形态应及时、科学地生成“话语”,在各类自媒体平台抢占先机,第一时间设置议程。

  首先,实现政府议程、主流媒体议程和自媒体议程三者议程同构。通过政府议程、主流媒体议程影响和引导自媒体议程,实现议程同构是关键。议程可以划分为公众议程 、媒体议程和政策议程,分别代表“公众关心的”“媒体感兴趣的”和“政府要说明的”,媒体议程和公众议程如果重合度不高,主流媒体的舆情引导将会是一厢情愿,媒体只有与公众议程和政策议程紧密互动,三种议程实现完美同构,才能有效实现舆情引导。自媒体领域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需要从两个层面展开:其一是内容的引导。内容的引导主要是积极回应公众的关切,尤其是重大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保障公众的知情权与监督权,实事求是地分析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成绩与不足。其二是形式的引导。形式引导的核心是实现话语的转化,将官方话语、学术话语等转化为大众话语,将主流媒体中规范的新闻话语转化为接地气、人们熟悉的话语。

上一篇:“剑网”专项行动启动 整治自媒体、短视频平台侵权行为

下一篇:张小龙的变革 与自媒体的微信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