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对话|自媒体时代,人们谈论知识但鲜少关注价

当微信转发、点赞成为思想交流的方法,当读读书、看看片、聊聊天的安闲生活方法日益变得奢侈,生活的意义要在何处安置?

10月28日,上海资深媒体人陈保平、华东师大图书馆馆长胡晓明、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涌豪共聚思南文学之家,从“纸媒时代的生活方法”谈起,探讨人如何安处于时代的永恒命题。陈保平就自己的新书《读读书看看片聊聊天》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

对话|自媒体时代,人们谈论知识但鲜少关注价

“互联网时代,知识被放大,意义却被疏忽了”

《读读书看看片聊聊天》收录了陈保平多年来创作的一百余篇散文,内容多样,包含书评、影评、剧评、访谈等。既有篇幅凝练的短文、短评,也有长篇的深度文化访谈与行业趋势分析,是一个资深新闻人对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积极关注与独立思考。

陈保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回过火来看自己几十年的文字,无非是闲笔和急就章,但毕竟是自己对文学和文化的一份热爱。整理成册,也算对自己的一个交代。若还能为经历过的时代留下一点佐证,就超过预期了。”

对话|自媒体时代,人们谈论知识但鲜少关注价

陈保平

“取名‘读读书、看看片、聊聊天’就是想说明日常的一种生活方法。和很多朋友一样,我们由此打发闲暇时间。但这种日常月久的性质爱好,并不是庄子一样的逍远安适,还是打算在自己的内心构建一个小院子。”

陈保平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在没有移动媒体的时代,这些就是闲暇时间生活的基础方法。当然有时也会旅游、打桥牌,但读书、看片、聊天是纸媒时代大多数报人的生命经历与体验。”

而互联网以及移动设备大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法。与从前放工之后喝喝茶、唠唠嗑相比,现在更多的是通过微信以及朋友圈聊天。思想的交流亦不同从前一般直接用话语交锋,而多以转发、点赞进行。

我们不得不承认互联网时代所具有的开拓性和方便性。文艺复兴之后,《百科全书》的诞生致使知识的垄断被打破,而互联网更是将由上到下的单向传播打破。此外,数字化时代的方便性是从前无可相比的,我们可以不用往图书馆了,只需通过移动设备访问数据库,亦可调取大批资源浏览。然而,与此同时,人人即刻都成为了一个媒体,,我们也因此完全被沉没在信息的洪流中。

互联网时代让阅读和观点传播更便捷,但碎片化的特点也非常明显。陈保平坦言:“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现在我们很多时间无法不被互联网、移动媒体占有。在移动媒体阅读给我的感到更多是一种简单的浏览,由于内容复杂,时常怕挂一漏万,错过热门,因此在浏览时始终不像看书时心无旁骛。看电影也是一样,相比移动设备上,在大屏幕上看片会更为投进和专注。”

对话|自媒体时代,人们谈论知识但鲜少关注价

左起:汪涌豪、陈保平、胡晓明

复旦大学汪涌豪教授以为互联网增加人的联系是表面的,而它分隔人的联系却是深层次的。“互联网看似联系了世界,联系了人和人的关系,但实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离得更远。在一套屋子里,家人之间还要通过微信交流;小孩子跟大人在一起吃饭,手机却是他饭桌上最好的朋友。”

陈保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确实应该警惕这样的情况:“在这样的状况下,人对自己的生存状态无法不含混。互联网时代,知识被放大,意义却被疏忽了。自媒体告诉你的都是知识,所以我们今天讨论一件事时,很多人可以高谈阔论,但少有人关注其中的价值。”

人要创造性地存在,他的生存才叫生活

王尔德曾有这样的设想,将来有机器人代替人类枯燥的工作,人类尽可以解放出来,从事富有创造性的美妙的工作。但汪涌豪以为,这实在是一个幼稚的希看。“现在可以看到,机器人代替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以后,我们并未往从事精神性的美妙工作,反而被机器俘虏,沉堕在形式的世界中,我以为这是生活的悲哀。”

陈保平表现,高科技带来方便当然是造福人类的,但人不是技巧的附庸物,“没有经过审阅的人生不值得渡过,我们同样也要有审阅生活的眼光。不能物质武装全身,却没有内心生活。”

对于如今的网络贸易写手现象,汪涌豪和陈保平都以为,可以肯定他们赤手空拳打拼出来的贸易成就,但若顶着创造的名义定遭批评。文学不是展览物质或成功。文学的本质在于否定性,它的意义在于拉开人和当来世界的间隔,对当下的世界保持警惕,通过否定找寻人生的真正价值以及意义。”

上一篇:2017中国新媒体趋势报告发布56.1%对自媒体内容质量担心

下一篇:造谣传谣一时爽,法律后果没往想 这位自媒体小编“送”己往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