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顺风车逆行:整改之后何往何从 真的没救了?

    业内以为,拓展新业务有助于进步滴滴的估值。但在狂奔之际,滴滴也许更应该暂时停下来,审阅平台的安全标题。
    间隔上次滴滴顺风车发生乘客遇难事件刚过往三个月,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滴滴平台的安全标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分针对24日发生的乐清乘客遇难一事,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交通部要求滴滴从现在即日起,不得再新接进未经许可的车辆和职员,并加快清退已接进的分歧规车辆和职员。滴滴承诺9月1日前完成合规化运营工作方案
    此次事件背后,外界还关注到,滴滴衍生出的刑事案件数目可能远高于公众所知。
    在郑州顺风车乘客遇难事件发生不久后,5月14日,海淀法院曾发布一篇署名姜楠的“办案札记”,文章整理了滴滴车主在行驶、运营中实施的犯法行为,发明强***、猥亵等案件多集中于顺风车,顺风车车主劫杀女乘客案件在2016年就已经发生,专车的专职司机中,曾出现过多例有犯法前科的情况。
    《南方周末》5月24日的报道显示,据不记者不完全统计,过往四年里,媒体公然报道及有关部分如法院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几乎每个月都有。50个案例中,有2起故意杀人案,有19起强***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50个司机,53名被害人均为女性。
    据天眼查统计,过往7年,滴滴共完成近20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200亿美元。香港经济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滴滴希看在2019年实现上市,估值或达到700亿至800亿美元。
    “2017年是滴滴‘蹲下来’蓄力的一年,2018年将会是滴滴突破的一年,是‘蹲下’后‘跳起来’的一年。”2017年12月,滴滴出行CEO程维在乌镇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没想到,在“跳起来”之际,两次恶性事件将滴滴的安全标题与网约车平台的监管标题暴露出来,滴滴陷进一场宏大的危机。
    在8月24日乐清乘客遇难事件发生后,25日滴滴发表声明承认“作为平台,我们辜负了大家的信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6日滴滴发布整改措施,下线顺风车业务,免往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这已经不是顺风车业务第一次下线整改,整改之后,,顺风车业务将何往何从?
    如何整改?
    从2014年年初在国内兴起到现在,顺风车业务走过了四个年头,经历过市场洗牌,目前的主要玩家仅剩滴滴顺风车和嘀嗒出行,2018年3月开始试水顺风车业务的高德则在8月26日停止了该业务。根据《逐日经济新闻》报道,客服职员告诉记者由于安全标题,高德的该服务暂时下线。嘀嗒出行的顺风车业务仍在运营,但相关负责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现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经过一轮整改的顺风车业务,是真的“没救”了吗?上一轮滴滴针对顺风车功效本身的整改,主要措施是隐躲乘客个人信息,避免心怀不轨的司机专门选择年轻女生。但类似案件的再次发生让人们意识到,保护个人信息仅仅只是基础,顺风车业务还应上线其他限制措施。
    科技自媒体“硅星人”提到美国一家有37万活泼用户的共享出行平台Waze,Waze要求车主天天只能有两个行程:往程和回程,这在必定程度上避免了平台上“黑司机”的出现。
    此前一位业内人士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指出,顺风车行业中存在很多灰色运力,一些不符合快车司机尺度的车主会往开顺风车。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治理暂行措施》,网约车司机应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交通肇事犯法、危险驾驶犯法记载、无吸毒记载、无饮酒后驾驶记载以及无暴力犯法记载。《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的规定则显示,1年驾龄,所选择的线路应当符合顺道便行的原则即可。在实际把持中,顺风车的司机注册也相对简单,只要上传驾照和本人或他人的行驶证,即可完成注册。
    同时,“硅星人”测试发明,顺风车的价格远远超出分摊的油费价格,很多乘客把顺风车当成更便宜的快车,部分司机也把顺风车作为赚钱的一种方法,这让顺风车平台成了部分黑车司机的出口。
    固然目前监管部分为避免专业顺风车司机的出现,规定逐日搭载次数不得超过4次或2次,但这仍然不够,还需要设置更低廉的价格、进步准进门槛。
    设定低廉价格,同时也意味着滴滴很难在这一业务上抽取佣金,让顺风车彻底回回公益。让顺风车继续为滴滴粘住私人车主、完善全业务覆盖,放弃顺风车带来的收进,即使这是一笔不小的收进。根据滴滴发布的声明中,过往3年顺风车已完成十多亿次出行。顺风车目前抽佣比例为10%,此前比例稍低一些,总体算下来,滴滴抽取的佣金仍然十分可观。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现,营运的贸易属性,与顺风车公益性质相抵触,从企业角度来讲,出现恶性事故是难免的。他建议,滴滴应当剥离其顺风车业务与其他业务,顺风车业务独立运营,夸大其公益属性或由公益组织进行运营,滴滴主打技巧服务。否则,此类事件也将影响滴滴的其他贸易业务。
    “蒙眼狂奔”
    今年以来,滴滴加快了业务拓展的步伐。
    1月25日,在成都推广自营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
    3月,有用户发明滴滴上线小贷产品“滴水贷”,最高可借贷额度为20万元。
    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之后陆续登陆南京、泰州、成都及郑州。
    4月16日,颁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8月6日,拆分该服务平台,定名“小桔车服”公司,注资10亿美元。8月14日,小桔车服颁布收购嗨修养车。
    7月17日,与Booking Holdings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并颁布获得来自Booking Holdings的5亿美元战略投资。
    7月19日,颁布与软银成立合资公司,打算在日本供给出租车打车服务。
    8月16日,在北京召开TechDay技巧日活动,滴滴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TO张博接受科技自媒体“智东西”采访时表现滴滴的自动驾驶团队规模在100多人左右,目前已在加州拿到测试牌照。
    业内以为,拓展新业务有助于进步滴滴的估值。但在狂奔之际,滴滴也许更应该暂时停下来,审阅平台的安全标题。
    2018年2月10日,程维在滴滴年会上表现,安全是滴滴最重要的良心指标,2017年投进巨额资金和技巧,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安全第一,不仅仅是口号。”程维说道。
    但是,这次事件却暴露出滴滴客服的严重失误,客服职员的处事方法与程维夸大的安全第一完全背道而驰。根据此次温州***的描述,滴滴客服从接到***要求到最后供给相关信息花了近4个小时的时间。一位自称是滴滴前员工的网友在虎扑上爆料称,滴滴客服权限很低,一旦失事第一反响是把事压下往。“滴滴客服的权限确实很低。”一位滴滴前员工向本刊表现。
    另外,除了滴滴的自我整改,滴滴及相关监管部分还需要相互配合。Uber在今年4月上线的一键报警或许是个参考,而这背后是美国911报警和救援信息系统的支持。
    在Uber退出中国后,滴滴固然受到过来自其他对手的挑战,但在网约车市场的地位仍然牢固。这几次事件给滴滴乃至整个出行行业敲响了警钟,让“修炼内功” “安全第一”的口号下有更多正面案例。
    

上一篇:西安报业传媒团体 数字报刊

下一篇:我是一滴水,投进你怀中:中国海洋大学2018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