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五:济南有个“自媒体村” 农村妇女们“玩网络”最高月进过万

济南有个“自媒体村” 农村妇女们“玩网络”最高月进过万

  在李庙村,“玩网络”成了农村妇女们天天的工作。(李冬阳 摄)

  这是一个奇妙的故事。假如不是亲身体会,恐怕难以想象,在济南北部这样一个普通的小村里,竟有这样一群走在前沿的圈粉达人——她们底本只是天天在家带孩子的农村留守妇女,却由于当地一个90后小伙儿的启发,走上了火热的自媒体创业路。记者眼前这个仅有30多平方米的空间,便是她们梦开始的地方。

  带娃玩转自媒体,最高月进过万元

  “将来的你,必定会感谢现在奋斗的自己。”走进位于商河县李庙村的“薄言文化”自媒体工作室,几个醒目的大字映进眼帘。20余位二三十岁的女员工戴着耳机,并排坐在那里,盯着电脑屏幕,欢快的风行音乐环绕在耳边。她们似乎很享受这样一个类似网吧的工作环境。

  不远处,一块小小的公示板吸引了记者的留意,上面清楚记载着每一位员工的月工资。记者发明,有一半以上员工月收进超过5000元,最高者超过了1万元。这份工资,对于底本在家带孩子、没有固定收进的农村留守妇女来说俨然已是天文数字。

  29岁的张红,在这里干了两年,算是元老级员工。她天天带着1岁多的孩子上班,很享受这份工作。“平时我们就写写文章、发发视频,围绕农村浇地拔草,或者是影视剧娱乐这些事儿,感到好玩的就发到本日头条、一点资讯等公众平台上,阅读量有时能达100多万。”

  固然乡村教育已经普及,但对于很多农村留守妇女来说,识字不难,但以写文章为生,似乎还是天方夜谭,而这几位自媒体员工,俨然已经成了自媒体经济的前线推手。“就像写作文一样,是非不限,但文字表达要好点,再配上点手机拍的照片,就有人愿意看。实在都是些农村常见的事儿,比如干农活或者装修盖屋,别的村也有,但是怎么发也有技巧。比如说,路边随便拔一棵草,你可以讲讲草的种类和功效。”张红说,他和这个工作室的领头人是中学同学,由于需要在家带孩子,没法出往打工,正好这个项目可以一边带孩子一边挣钱,就来了,没想到真干好了收进还不菲。“天天干满8小时就行,也不耽误事儿,中午还能回家做饭。起初就我们一两个人,后来很多自己村或者邻村的妇女闻讯赶来,期待加进我们这个小家庭。”

  扎根农村找灵感,飙出百万阅读量

  90后小伙李传帅,是这家自媒体工作室的负责人。农民出身的他自学编程,利用种地的钱又往学习了电脑维修,随后开了一家电脑店为生。后来生意不景气,他开始慢慢关注到自媒体创业这个领域。2015年6月,他在自媒体领域进行的尝试获得了百度团队的关注,并通过邀请,注册了自己的第一个自媒体账号。

  “起初,我写出来的东西阅读量不是很理想。后来通过自己研究和分析,摸着石头过河,耐心地创作原创文章。直到有一天,我的一篇原创文章达到了百万以上的阅读量,这让我坚信自媒体的春天来了,不断积累就会像滚雪球,粉丝会越来越多。2016年9月,我通过自媒体赚到第一桶金,固然只有3000元,但这让我决心封闭实体店,开启自媒体创业路。”李传帅说,“自媒体这个东西,不需要繁荣地段,也不需要高科技,只要培训一下,懂了就不难。”

  与一般自媒体人不同的是,李传帅决定在农村发展自媒体。“乡亲们可能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他们是很有潜力的,只要稍加引导。他们很朴实,会很认真地往做事,而且从来都不会偷懒。事实证实的确是这样,起初我的员工打字很多还是一指禅,后来慢慢练得打字如飞。我从不限制她们几点来上班,可以接送孩子之后再来,哪怕中午12点来上班也是可以的,只要干满8小时就行。她们很守时。记得有一次村里晚上7点半停电,她们有的人没干完活儿,来电后又主动回来继续干,这件事让我很激动。”李传帅回忆说。

  “现在她们天天上班就是编写一下关于农村的纪实类原创文章。或者剪辑电视剧,把电视剧里面的出色片断,自己加殊效处理,发布到各大平台,很受白领们欢迎。每篇文章下面都挂着广告,阅读量多了我们就能分到一部分收进。同时,我们还帮助电商做宣传推广。”李传帅说,目前工作室已经注册了20多个平台,几百个自媒体号,最好的时候一篇文章能够达500多万的阅读量。“我安排她们发的内容固然都很简单,但是要讲方法,比如说我帮着镇上倾销哈密瓜,我不会往说哈密瓜有多甜,而是直接往大棚里,拍摄很多小蚂蚁在哈密瓜四周爬;体现瓜脆,我会让一个顾客拿着一个哈密瓜,,不小心掉到地上,立马瓜皮就摔开了,你说顾客看了会不会买?”

  小伙有个大梦想,“千乡百万”奔小康

上一篇:自媒体“监视式讹诈”为何屡屡得逞

下一篇:多媒体网络教室软件,电子教室软件,多媒体网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