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四:失败者独白:风靡一时的创业公司为什么死了?

  谈到“独角兽公司”、“十亿美元俱乐部”大家会感到这些startup们风光无穷,但是需要夸大的一件事是:大部分创业公司都失败了。

  成功的创业公司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但是失败的公司却往往犯下了相同或相似的错误。

  这些失败的创业公司有些是一夜倒闭,留下瞬间失业的员工;有的则是逐渐萎缩直至无法继续运营。固然表现不同,但我们梳理他们的发展过程,总结出了一些常见的原因,导致这些startup们(很多都是曾经大有远景的著名创业公司)跌倒并再也无法站起。希看后来的创业者们从中汲取教训引以为鉴,进步成功的几率。

  著名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数据库公司CB Insights分析了101家失败的startup,并列出以下最常见失败原因:

失败者独白:风靡一时的创业公司为什么死了?


  下面我们挑选有代表性的13家创业公司,对其内部高层人士进行采访并具体分析。

  Rdio,流媒体音乐公司

  Rdio首席设计师Wilson Mine:“我以为Rdio(失败原因)是过早地想开始盈利。这是一个范例的创业公司常出错误,即在达到快速扩张阶段之前担心无法盈利或贸易模式没有价值。这实在也是贸易模式本身给我们带来的陷阱——由于那些内容许可政策,Rdio的利润率极其菲薄。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那些音乐出版商们占据了收进的大头。你只能通过极大的流量来补充,薄利多销,这就是为什么Spotify(全球最大的正版流媒体音乐平台)恨不得全世界所有人都使用它的原因。”

  Sidecar,共享乘车公司

  Sidecar联合创始人兼CEO Sunil Paul:“我们无法同Uber竞争,它获取了史上最高的融资金额并且采取臭名远扬的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Uber从我们身上获得很多启发,但我们没有博得市场。我们在大部分地方都失败了——由于Uber愿意不惜任何代价获胜,并且有无穷无尽的资金支持它这么干。” 

  Secret,匿名社交应用

  Secret CEO David Byttow:“不幸的是,Secret没有展现出我创立公司的时候设立的愿景。所以我以为封闭公司是对我、对团队和对投资人都正确的决定。我以为人们需要开诚布公和有创意的沟通交流,而匿名软件就可以帮人们很好地做到这一点。但同时它也是一柄悬在头顶的双刃剑,你必需极度小心地使用它。我们在推动Secret的增长方面未能取得成功。”

  Zirtual,在线助理雇用平台。Zirtual创始人Kate Donovan:“所以到底哪一步走错了?长话短说——烧钱。创业公司烧钱是个很复杂的事儿,硅谷人却不是很关注它。由于在好的时候,获取资金似乎特别轻易。” 

  Kato,工作聊天群组应用

  Kato CEO Andrei Soroker:“一句话——Slack蚕食整个市场,我们在竞争中落败。”

  Wattage,定制硬件公司

  Wattage联合创始人兼CEO Jeremy Bell:“我以为我们的失败可以被简单总结——没有展示出足够的吸引力。我们尝试创造一个全新的定制硬件市场,一开始我们以为这件事非常有意义(我们感到我们能创造出来并拥有这个市场)。但是从投资人角度看,观点正好相反。为什么要把大笔钱投给一家正在努力追逐未开垦市场的公司呢?(言下之意:他们没有投资。)” 

  Nebula,云计算公司

  Nebula治理团队:“在把Nebula建设成一家领先的云计算平台的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对自己在其中的角色深感骄傲。同时我们也深感失看——市场仍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成熟。作为一家由风投支持的初创公司,我们等不起。”

  Grooveshark,流媒体音乐公司

  Grooveshark治理团队:“我们在十年前就开始帮助粉丝们分享和发明音乐。但是固然出于最大的善意,我们却犯下非常严重的错误。服务平台上大批音乐都没能获得版权持有人的许可。这是错误的。我们深表歉意。”

  Campus,合租平台

  Campus创始人兼CEO Tom Currier:“固然我们持续努力想转变公司目前的贸易模式并探索新的模式,但我们却无力让Campus在经营上持续盈利。” 

  Flytenow,“拼飞机”服务供给商

上一篇:厦门互联网企业党建范例巡展 | 青瓦创业基地党总支

下一篇:创业记:除了睡眠,我们因为创业失去的还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