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四:互联网创业,以前的路子不好走了?

    “估值太高,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赌博,以前的路子不好走了。”坐在记者眼前,王宇(化名)罕见地大倒苦水。这位上海某互联网创业公司的CFO(首席财务官)他和创始团队发明,高估值慢慢成了一种隐形的负担。

    王宇过往两年帮助公司获得了多轮融资,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备足了“子弹”。但他和创始团队发明,高估值慢慢成了一种隐形的负担。

    这是家电子商务类的创业公司,王宇帮助筹来的资金有很多都用在了市场营销和推广上,希看借此转化为用户使用和交易的数据。凭借大批的融资和营销,这家公司快速“拉新”,成为垂直领域内小有名气的企业。但大约从往年开始,新增用户速度大为减缓。

    出于对数据的敏感,王宇发明标题在于通过“烧钱”营销获得的用户转化率大不如前了,而这也给未来的融资带来了困难。“一些理智的用户在看到‘烧钱’的情况后,很愿意薅羊毛(享受完优惠后就不再或很少再使用相应服务)。投资机构也很关注回收情况,不像以前那样盲目地砸钱进往。”

    多年来,国内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套路”之一,就是“快速获得大批融资——‘烧钱’应对竞争——占据大部分市场后寻求快速盈利”。而在高估值成为隐性负担,用户消费更为理性的今天,这个方***似乎要变一变了。

    IPO前的“融资明星”估值回落

    关于上市,很多互联网大佬们都有过期看或承诺,但实际结果往往与之不符。

    2016年3月,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非常肯定地表现:小米5年之内不会上市,同年,雷军又在另一次活动上将这个时间延长至2025年。2017年10月,美团点评完成40亿美元融资时,王兴也对外表现“假如我们想上市立即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一两年之后,这两家国内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范例代表,先后向香港证券交易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小米于7月9日正式上市。但在上市前后,资本市场对这些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认可也出现了前后不符的情况。上市前的“融资明星”,在上市后往往碰到市场估值的回调。

    IT桔子数据显示,自2010年小米成立以来,8年中小米共计获得7轮融资,12家投资机构给出的总投资额约409.56亿国民币,市场给出的估值最高曾到1000亿美元以上。但终极小米在港股的发行价定在了543亿美元,此后股价虽略有回升,但也回不到曾经的估值高点。

    “这些估值很高的企业,现在忽然回到比较理性的估值,(市场)是有点悲观的,但也是正常现象。”洪泰创新空间创始人、CEO王胜江以为,近几年互联网企业高速增长的固有模式正在走向终结,投资人更加重视创业公司的现金流,假如这类公司不具有并能保持稳定的盈利能力,很难在一二级市场上获得更高的估值。

    潜力股平台创始人、CEO李刚强就是一位股权投资人。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由于资本市场活动性趋紧等原因,大多数股权投资机构都在“不择手段寻找退出方法”。

    “退出才是投资的终极目标,账面浮盈多少都是浮云。”他补充道,创投机构的转变对大多数创业公司而言,固然会导致融资步骤放慢,但长远看来可以倒逼创业公司发明并解决一些隐性标题,例如过度依靠融资、难以稳定盈利等。

    王胜江以为,很多明星项目都是被捧杀的。上市破发、估值回调等,对互联网创业公司而言,不见得必定是坏事。

    流量红利见顶,“互联网方***”要变了?

    对互联网创业公司而言,来自资本层面的估值回落可能还只是眼前融资的标题,而来自市场层面的流量红利见顶和用户消费理性,则意味着长远的增长压力。

    过往的六七年间,移动互联网造就了很多领域的“创业神话”。搭建一个平台,撮合各方交易,就有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创新企业。在快速迭代的市场竞争中,“烧钱”和获取流量成为很多创业者的“互联网方***”。但今天,这些可能都要变一变了。

    以移动互联网的基础领域智能手机为例。经过前几年的高速增长,从往年开始智能手机市场迎来了增速下降的“新常态”。IDC(国际数据公司)发布的报告称,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约为16.0%,低于往年同期水平。体现在具体的企业上,是新增销量逐渐减少,例如小米团体过往3年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复合增长率仅为1.07%。

    而在移动互联网的另一个重要领域——网络直播方面,近两年的增长动力也大为减少。近期在香港上市的映客互娱2015年3月营收为2870万元;2016年,营收暴增15004%,达43.35亿元;2017年增速放缓,营收为39.42亿元,同比下跌9.07%。

上一篇:九合创投王啸:送给AI创业者的2018年生存指南

下一篇:近期创业活动预告(更新至9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