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七:真爱!球迷办业余排球大满贯赛 自费建网站推广

真爱!球迷办业余排球大满贯赛 自费建网站推广

叫叫

  位于上海复旦大学南区室外排球场,自从往年10月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总会上演“规模”不同的业余排球赛。在那里打排球的人,将这些比赛称之为“大满贯系列赛”,创始人是一个外号为“叫叫”(化名)的人。

  缘分

  33岁的“叫叫”人如其名,每次扣球都要大叫一声。“雷声大,雨点小”,球友时不时地就会调侃他一下。

  “叫叫”打球时爱穿白色的短袖,深蓝色的运动短裤,打球时会褪下黑框眼镜。他对球场上的自己要求严格,连续接不好球,他就会“严厉”地批评自己,用上海话自怨道:“哪能回事体(怎么回事)!”

  细细算来,现在是“叫叫”来这块排球场地打球的第九个年头了,“好几次有过不想再来这里打球的动机,但没过一段时候,我又来了。”他自嘲式地笑了一声,“心里还是放不下这块场地。”

  2008年夏天的某一个午后,当“叫叫”预备往复旦大学南区室外游泳池游泳,他无意间看到了四周的室外排球场,6个排球场鳞次栉比地静置于蓝天下,将18×9米场地上的绿色与场边的深红色映衬得更加鲜明。含混间,他想起了自己初中时学打排球的情景,“那个时候我也只会对着墙垫球。”

  好久没打排球,“叫叫”的球技有些退步,但他运气不错,第一次鼓起勇气走进排球场,碰到了一些“不嫌弃”他的球友,“慢慢地,我就开始每周末来这里打球了。”

  “叫叫”与这块场地的缘分就此展开。

  凋敝的南区排球场

  这片排球场建成于21世纪初,是供复旦大学学生上排球课使用的。周末没有学生上课,加上免费使用,这片场地就成了上海很大一部分排球爱好者的凑集地。

  “叫叫”听资历老的球友说过,复旦大学邯郸校区本部的排球场,曾有过100个人同时打球的盛景。后来,大部分人转移到南区打球。“叫叫”初来南区的2008年,每周末,总是有两块排球场被排球爱好者使用。其余的几块球场,总是进行着其他项目的运动。

  下午3点半,排球爱好者开始陆续出现,他们高兴的声音总是比本人先到,“哎哟,你们这么早就来了呀!”

  是切磋球技的舞台,同时也是好友相聚的场所,对很多排球爱好者来说,这片场地承载了他们太多的欢笑时光,“叫叫”也不例外。

  但渐渐地,往那里打球的人越来越少,以往周末总能凑齐的两块场地,后来也时常减少为一块。直到2012年的一天,“叫叫”有了明显的“危机感”,“那天是星期六,天气很好,我三点多就到了,可是等了好久,没有人来打,后来终于又来了一个人,我们就到处打电话叫人来打球,可是那次最后还是没打成球。”带着遗憾,“叫叫”只能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回程。

  后来,这样的“荒凉”便不是偶然发生,“好几次,我一个人一整个下午就在那里自己抛球,自己扣球。”他也暗自做过火析,“由于很多人都到室内场馆往打了,所以就不来这里了。”球友散失,欢乐时光竟只能用往返忆了。

  独自站在南区的排球场上,冷清的排球场难觅往日热闹风景,“叫叫”思潮起伏。“我感到有一点点伤感,自己没经历过这里最好的‘时代’、拜见过最好的球友,但却很可能要成为南区排球场凋敝的见证人。就像一只孤单的珍稀动物,眼看着同类的种群密度越来越低,害怕看到他们一步步走向‘灭尽’。”由于上手难度高,又不能单兵作战,排球项目的出发点门槛较高,因此,业余打排球的人在上海实在不算多。

  他暗下决定,要上演一场“拯救”大戏。

真爱!球迷办业余排球大满贯赛 自费建网站推广

  “拯救”大戏

  “叫叫”开始策划应对措施,第一步便是创建了一个社交网络群,将这些时常往那里打球或者只来过一次的人加进聊天群里,“当大家都在犹豫有没有人打球的时候,我就在群里号召一下,表态一下,告诉别人我往,假如这种行为能得到一部分人的响应,即使另一部分人,由于性格原因不爱好表态,也不至于断了球市。”

  如今,这个聊天群的人数规模也从刚开始的几个发展到现在的二百多个。

  “叫叫”的这个做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渐渐地,他发明往南区打排球的人又多了起来,“大概是2015年的一天,我发明周末南区有一次有几十个人在打球,我真的好开心。”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但他的“拯救”行动没有止于此。

上一篇:中国农大曲周实验站建站40周年 更换千年碱滩

下一篇:上海小程序推广用度上海小程序专业开发一秒建